垃圾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尘埃里也有美丽的花[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22:57 阅读: 来源:垃圾袋厂家

李萝长得真美,天生一副好嗓子,性格温和且善良,身体又瘦又饱满。大家都说,李萝如果是个电影明星,也许会比章子怡还要红。

当然,这只是大家的想法,很多漂亮的姑娘,都不是电影明星,她们长着一张明星的脸,在工厂做女工,在公司做白领,在夜总会做小姐,或者在老男人身边做情人。

李萝没有那么惨,可也没有多好。我始终想不通李萝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工作,竟然是,卖猪肉。

可她却不在乎这些,吆喝起来既明亮又好听,男人们都走不动路了,纷纷来买猪肉。

很长时间,我一想到猪肉这个词,就忍不住地想起李萝,就连看见猪,都觉得它们可爱起来。

我也情不自禁地走到了李萝面前,可我不买猪肉,我是来要账的,顺便欣赏一下她好看的身体。

我都想好了,如果她还不上钱,我也不在意,她陪我睡一觉,就减少一笔钱,再睡一觉,再减少一笔钱。

虽然钱很多,可以在外面找很多不错的小姐,但小姐怎么能跟李萝比,她只用了一个眼神,就把我的魂儿勾走了。

那个眼神有点儿卑微,有点儿祈求,有点儿不好意思,她用和那个眼神一样的语气对我说,你可不可以等到我晚上收摊,那样可以多还一点儿。

李萝不是欠我的钱,她欠的是高利贷,开始借的时候只有5万,只两年的时间,利滚利,她要还15万。

她还不起,只能每天还一点儿,很少很少,连利息都不够,她十分抱歉地看着我,问我,今天可不可以就这样过去?

我摇摇头,跟我说没用,我也只是个小喽?,我也不容易。

我说了很多很多,她就不说话了,而且意识到我说的是实话,我可能比她还要穷,最好的解释就是我那双快要掉了底的旧球鞋。

李萝让我把球鞋脱下来,我不肯,她就笑着蹲在我面前帮我解鞋带,我不知道她唱的这是哪一出,可没来由地,心就乱了。

尤其是她的手碰到我没穿袜子的脚时,我浑身都僵硬了。

她找来了一根很粗的针,还有很粗的线,她在帮我缝球鞋,缝的不好看,可她说,至少比以前暖和多了。

真的是这样,踩着她缝过的球鞋,从脚指头到头顶,都暖洋洋的。

我的态度也开始变得缓和了,我用一种尽量温和的声音对她说,那个,也不是没商量,要不然,今晚就去我家睡觉?

我没有逼她,我是诚心诚意的,虽然我胆子还没大到没拿到钱就回去交差,但我可以替她还钱,一天的钱我总还是还得起的。

可她偏偏就做出了一副吃亏的样子,双手放在了胸前,好像我会偷袭她一样。她说,你怎么这样啊,看着挺像好人的。

我决定不再纠缠,可就在我要转身而去的时候,她又说了一句,那个,可不可以只是睡觉,不做什么。

我以为李萝千帆过尽,可没想到她还挺纯洁。

她走进我的破房子,坐在沙发上,胡乱地喝着水,掩饰不住的慌张,她还指着沙发说,我今天就睡这里,给我一个被子就行。

我只有一个被子,可我不给她,我撒了个谎,我说,我很怕冷,她立刻就表示不要了,但还是要睡在沙发上。

我由着她,我知道夜晚的沙发上会有多么冷,我躺在距离她不远的床上看着她,她可能是太累了,一躺下就熟睡过去,开始她还很放松,后来就蜷起了手脚,后来她有点抖,再后来,她醒了,鼻子红着,在手心里呵着热气。

她或许想去倒杯热水,可暖水瓶空空的,是我故意倒掉的,我为自己的远见感到很兴奋,因为我看到了李萝向我走来,我赶紧装做睡着了。

她坐在了我旁边,钻进了被子里,尽量和我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我只一个翻身,就压在了她的身体上。

或许是我很暖和,或许李萝也想做了,反正我撕下她的衣服时,她并没有拒绝,还呻吟了两声,以示鼓励。

我让李萝彻底不冷了,一整夜都流着汗,不停地喊热,后来,她连喊的力气都没有了,紧紧地抱着我,睡了过去。

醒来后,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她的悲伤又回到了脸上,她小声地问我,钱的事怎么办?

我刮刮她的鼻子,特别认真地告诉她,别怕,有我呢。

我不明白李萝为什么突然就哭了,真的不明白。

我看不懂李萝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她死活不肯用我的钱,虽然没有多少,可她却一副用了我的钱就没有办法跟我上床了一样,这和我正好相反。

还比如,她对于当初为何借高利贷这件事很是忌讳,不管我怎么问,她都不说,有时候被问急了,就眼泪汪汪地看着我,让我怎么也问不下去了。

我和李萝的关系飞速转变,从追债的和欠债人转变为了白天是追债和欠债人晚上是情侣。

我承认,这关系有些复杂,李萝也觉察到了,所以她下定决心早点还完钱,好清清白白地和我在一起。

可15万哪,怎么还?

我觉得自己得想点办法,不能让李萝白跟我睡觉不是?

另外我也觉得,卖猪肉还钱这件事实在不靠谱,现在猪肉贵得要死,生意并不好做,李萝的眉头一直皱得很紧。

我还是那句话,别怕,有我呢。

这次李萝没哭,李萝笑了,笑了以后的李萝真是好看,她还依偎在我怀里,那样子,有点儿相依为命的味道。

这让我更加坚定要把钱给弄到。

我弄钱的方法很简单,我没有什么能耐,只能,抢。

我已经想好了,就是市场里的银行,当然我还没有胆子去抢银行,我抢的是从银行里取钱的人。

市场很乱很吵,很难有人听到呼救声,市场的路很复杂,七拐八拐地钻进小胡同,就很难被抓到。那些小胡同也很复杂,谁进去都迷路,为此,我在里面逛了很长时间,才找到一条最短最安全的路。

可是在这里也有个坏处,有人会认出我。我去买了条女人的黑丝袜,又在身上套了件厚厚的毛衣,一照镜子,连我都以为是电影里的劫匪。

我不是一个人,还找了个同伙,他和我一起混过,也同样没能耐,也想钱想疯了,我们一拍即合,成为搭档。

他负责在银行里把风,看见取钱多又没有叫保安护送的人,会给在外面的我发个信号,我只需要付出最原始的体力劳动即可。

第一次我们很顺利,那是个中年妇女,完全没有招架之力,我们很顺利地得到了2万。

第二次也很顺利,是个老年人,我们得到了5万。

钱是平分的,但不劳而获总会很高兴,又很担心,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醒了看见熟睡着的李萝,会格外愧疚,也会格外安心,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得。

我没有告诉李萝这些事,我只告诉她高兴的美好的事,比如我说,等还了债,我们就离开这里,去个有海的城市,每天都黏在一起,看美丽的风景。

李萝又哭了,这次我明白她为什么哭,我是在听说了李萝的故事,突然开始明白她。其实我不是没想过,李萝为什么欠了这么多钱,或许是因为一个男人也不一定,还或许她出身贫穷,有个多病的父亲,电视剧里都是这么写的。

可事实比我想象的要美好得多,李萝也并不是我原来认为的过尽千帆的女人。李萝是孤儿,她没有父母,还没谈过恋爱,她的经历就像一张白纸。她借高利贷,是因为把她养大的孤儿院要搬迁,没有资金,她急坏了,她没人可以借钱,她没有东西抵押,银行不给贷款,她只能去借高利贷,好歹让孤儿院可以挺过最艰难的日子。

如果我和她的第一夜,我稍稍注意一点的话,我会发现,床单上有点点的血迹。

你说,这是不是个好女人?我该不该为她奉献一切?

最后的一笔是个大买卖,足足有20万,这样,加上以前分的和攒的钱,我和李萝就真的能够去海边的城市生活了。

同伙的脸上也洋溢着满足的微笑。

我不知道那个男人吃了什么药,竟然没有叫保安护送,他拿着那笔钱,悠闲地走出银行,走到银行右边的小马路。那里停着他的车,他拿出钥匙开车门的时候,我迅速地冲到他旁边,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抢走了那个装着20万的皮包。

很多人看见,但没人敢出声,20万其实很重,我跑得不算快,我还看见了李萝,她推着三轮车,上面是切割好的猪肉,我跑到她面前的时候,冲她笑了一下,不过,她什么也看不见。

她只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快速地把三轮车向我推来,是个下坡,三轮车的速度比我要快得多,我们相距又不远,我被撞倒了,撞到了腿,连爬都爬不起来。

我的同伙从银行里冲了过来,我看见他拿着刀冲向了李萝,我想喊,可根本来不及,那把锋利的刀子,一下一下刺穿了李萝的身体。

我冲了过去,我头上的丝袜早就掉了,我看见了李萝的失望,她靠在我怀里,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闭上了眼睛。

我哭了。

远处的警笛声越来越近,我的同伙被警察摁在地上,紧接着我也被摁在了地上,我的眼睛一直看着李萝,看着她。

这个即使生活在尘埃里,也能够在尘埃里开出最美的花朵的女人,我爱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