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垃圾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以专业化对抗专业化金融犯罪实现专案专办

发布时间:2020-10-14 18:14:15 阅读: 来源:垃圾袋厂家

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要求要严厉打击金融诈骗等犯罪。北京市检察机关专门成立金融(经济)犯罪检察部,实现专案专办、术业专攻。

金融诈骗、非法集资等犯罪,使很多人血本无归,更破坏了国家的经济秩序。据检察机关分析,此类犯罪作案手段多样诡秘,并日趋向智能化、“专业化”发展,侦查难度越来越大,造成的危害也日益严重。

以“专业化”对抗“专业化”,成为本市检察机关侦办此类犯罪的思路,在推进司法体制改革过程中,市检察院、市检二分院、三分院以及西城、朝阳、丰台三个区院分别成立了金融(经济)犯罪检察部,专门办理金融类犯罪,为群众守好“钱袋子”,为经济秩序建立“防火墙”。

市检察院经济犯罪检察部主任姜淑珍介绍,专业化办案首先需要专业化人才。以市检察院为例,5名检察人员里有3名硕士、1名博士和1名博士后,且都是具有跨专业背景或专业类型经济犯罪案件办理经历的专业人才。目前在办理重大疑难复杂金融犯罪案件时,通过邀请专家论证、开展同步辅助审查等方式,在实战过程中借助外脑,对金融犯罪检察队伍实行“以干代训”。除此之外,检察机关还不定期举行全市范围内的专业领域经济犯罪案件办理培训、以“公诉训练营”为平台,开展金融检察技能专题培训、承办金融检察专题研讨会、邀请高校金融专家及金融机构专业人士授课、与相关研究机构开展交流与合作加强新兴金融业态的调研等。

独家揭秘

“大项目”设骗局“金融巨子”被判无期

号称“金融巨子”,实则钻法律空子,借融资之名诈骗多家企业,而自己也负债近亿元。近日,这位“高手”栽在市检三分院经济犯罪检察部检察官手中。市三中院一审判决,赵麒睿,犯合同诈骗罪,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骗过多家企业却无一刑案

接手案件后,检察官那娜和检察官助理孙平,专门调查了赵麒睿,此人在金融圈颇有名气,不少融资论坛都请他当座上宾,但实际上,他早已上了“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检察官梳理案情发现,赵麒睿专门做融资租赁业务,被骗单位称,赵麒睿谎称能融资,骗走该单位4500万元。警方查明的线索还显示,赵麒睿曾有过类似“案件”,但大多是民事纠纷。深挖下去,赵麒睿确实摊上过不少官司,都是承诺融资但不成功,被相关单位追索。孙平初步统计了一下,除了赵麒睿个人债务,其融资失败欠下的案款就将近1个亿。

“这么多起融资都失败了,是经济原因还是赵麒睿的原因?”学习民商法出身的那娜,对合同领域的问题非常熟悉。她摊开案卷,仔细分析案情。

此案中,被害单位是一家石化公司,在2014年承揽了某地一个“大项目”。为给该项目融资,当年6月,该公司总裁宋某认识了新世纪融银设备租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赵麒睿。

赵麒睿自称海外留学、有在美国大公司工作的融资经历,而他创办的新世纪公司,也确实招揽了不少海归和金融学、经济学方面的硕士和相关人才。

宋某透露,为了这个“大项目”,该公司准备投资80亿元。赵麒睿称,其与国内银行机构有紧密的合作关系和丰富的资源,有能力和经验可以把80亿元资金融到。双方签订合同。

赵麒睿又找到建设方大山公司(化名),要把这个“大项目”交给该公司,但需要该公司出具融资保函。

随后,石化公司把第一笔款项以“租赁手续费”的名义打给了赵麒睿,作为融资的启动资金。但最终,大山公司并没有开出保函。

对此,赵麒睿在供述中称,是大山公司没有开出保函,导致其无法融资,而石化公司没有支付全额款项,也构成违约,按照双方合同,他有权扣下4500万元当做违约金,所以自己并没有犯罪。

合同中暗藏陷阱

那娜和孙平一分析,玄机应该就在两份合同中。

兵分两路。

那娜从石化公司负责人处得知,宋某已经离职。用了整整一天,那娜最终发现整个合同只有两个“漏洞”,而赵麒睿都没有放过——合同约定:石化公司把钱转给赵麒睿,赵麒睿再转给建设方,合同才能生效,而赵麒睿并没有把钱打给大山公司,证明合同尚未生效;在纠纷解决机制中,双方还约定:如果石化公司不能全额付款,那么经过协商、诉讼等途径,首付款可以作为违约金赔偿赵麒睿。赵麒睿在合同尚未生效,也没有和石化公司协商或诉讼,就私自占有了4500万元。

那娜还向石化公司的财务人员核实:“4500万元既然是融资启动资金,按照商业惯例,名目应该是‘项目款’之类,‘手续费’一般都带有佣金性质,岂不是很容易让赵麒睿占有?”财务人员回答,最初开具的就是“项目费”,但经宋某示意,改成“租赁手续费”。宋某也很可疑!其在警方第一次取证时曾说过:4500万元是赵麒睿应得的。一个被骗单位的负责人怎么会做出对嫌疑人有利的供述呢?

与此同时,孙平也找到了大山公司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由于项目利润巨大,公司确实不想轻易放手,但作为建筑公司,该公司出具的保函只能是“保质保量完工”之类的保函,不可能出具融资保函。“赵麒睿让我们开具的融资保函,见索即付、可独立、可转让,性质类似于支票,就是拿到银行就能兑出钱来。”负责人说,要是能开出这种保函,那公司自己融资就得了,干嘛还要通过赵麒睿。由于利润的诱惑和赵麒睿的坚持,公司并没有一口回绝,而是在“备忘录”中写明:保函尚存异议。

听到保函的消息,石化公司有关负责人有些吃惊,“赵麒睿跟我们说保函没有问题,而且已经开始接洽银行,准备融资了,不足的资金由他先行垫付。”

“创新型融资”包装的骗局

赵麒睿坚称无罪,称其做法是“创新型融资”。

那娜和孙平在查明合同问题后,还找到赵麒睿提到的银行。该银行负责人介绍,无论是我国还是世界惯例,融资租赁都是凭借“中间人”雄厚的资本和良好的信用,作为融资资本,和保函没有一点关系。赵麒睿的公司只有几百万元,按照我国目前通行的“十倍融资”上限以及“二八杠率”,赵麒睿想融资上亿元根本不可能,而且赵麒睿作为一名“老赖”,银行或任何一家金融机构都不会为其担保或进行融资业务。“赵麒睿只是找到我们说有这么一个项目,可行性报告、风险评估等环节都没有涉及呢,我们不可能帮其融资。”银行负责人明确回答。

检察官继续追查4500万元资金流向,以及宋某和赵麒睿的关系。

经查明,4500万元是在2015年12月10日打到赵麒睿账上,随后几天,他把这笔钱转给了多家欠债且再不还钱就要打官司的公司。孙平询问这几家公司得知,在12月初,赵麒睿就向他们承诺在10日以后还钱。而赵麒睿和大山公司签订“备忘录”的时间是12月3日,当时保函还有“异议”,但赵麒睿能确定还款时间,证明其肯定自己能在12月10日收到款项并私自占用。

“从时间连接点上看,犯罪故意明显,赵麒睿是有计划地占有款项,并拟定好了支配方案。”那娜说。

孙平从宋某妹妹手中找到宋某手机,提取了宋某和赵麒睿的聊天记录,得知二人要联手成立一家公司,都是该公司大股东……

案件渐渐清晰。最终,法院认可检方指控,作出上述判决。

济南治疗牛皮癣的医院排名

治疗白癜风

贵阳治银屑病排名

北京眼科医院乘车路线_

相关阅读